風聲雀唳

“君臣一梦,今古虚名,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NO.1】没有巧克力的小镇

    “森尼亚,就差你了,快点好吗大家要走了!该死的你能不能不要再扒拉你那些破书了!!”森尼亚有点头疼的听乔治在屋外喊他,却丝毫没有加快速度的意思,那张地图早就传遍了,不知道哪儿来的无聊传说也让人提不起兴趣——那可能根本就是假的!!这镇子上压根就没人见过精灵,怎么会有精灵王要找的人,就算会有,也只会远在田野和湖泊另一边的金色殿堂里,人们对自己总会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他们讲这叫做“尝试”与“冒险”,森尼亚摸了摸手中那本陪伴自己无数夜晚的小羊皮书,有些踉跄的站了起来抓着自己的大巫师帽扣在头上终于准备出门了,就在要跨出家门的时候,脚跟一转拐回餐厅抓了个苹果,嘎吱嘎吱的啃着苹果溜溜哒哒的出发了,去赴宴“幻想”这种事情,怎么想都听起来像是“旅行”嘛!

    森尼亚站在已经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时还是震惊了一下———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这么信以为真并且如此匆忙的出发,或许重要的桥段发生在他趁着人们凑热闹偷苹果馅饼的时候,想到这里,森尼亚抱着侥幸的心里看了看那间小小的面包店,这次店主人记得锁上门了,森尼亚撇了撇嘴,哼着歌走出了村子。

    地图很有意思,除了路线,还标注有许多碎语,例如“这家店的菠萝面包非常好吃,店主人不是个凶胖子就好了”,“这家的咖啡太难喝了,千万别去”,“店主人有个小狗,可爱极了”…不过这些信息并不太准确,菠萝面包的店主人已经去世,他的儿子绅士帅气有着金色长发和漂亮的湛蓝色眼睛,难喝的咖啡店换成了小礼品售卖,收银台上吸引小孩子的彩虹糖甜的发腻,那只小狗已经年老,只会晒太阳,你若是抚摸它的头顶,能感受到他微微抬头轻轻的亲昵,森尼亚在街道上见到了童话中公主的服饰,在书店见到了《魔法初级指南》,见到了叫不出名字的蛋糕,爱上了名叫“chocolate ”的甜食。

    森尼亚想,被绘制这张地图的人爱上的感觉可能就是“chocolate ”,为什么小镇里没有巧克力呢?

【序】听说…

    精灵王的真名叫艾尔文,继承王位时以雪冠名。


    没有哪个精灵会喜欢冬天,这些温和的生灵天生有着对阳光热烈的追求和向往,这也是为什么春日万物开始萌生,新芽破土,鸟雀清鸣,到了夏日森林里又最为繁盛喧哗。精灵一族被赋予了参与自然变幻交替的能力,却也被夺走了太过炽热的情绪,非要说他们有什么令人讨厌的地方,恐怕就是对所有人都太过温柔,却又显得疏离。

到这里,似乎一定会有“但是,有一个精灵却例外…”这样的剧情。

    但似乎又并不是这样的。艾尔文是在春夏相接的时候诞生的,继承了他的父亲精灵王特有的蓝色眼睛,大概在三四岁的时候打翻了女巫的魔药瓶子,结果金色的头发被染成了墨绿色,小艾尔文又挺喜欢这种夏日树荫下青草的颜色,在往后的漫长岁月里也便一直带着这种盎然走了下去。

小艾尔文通常会坐在精灵树的枝桠上,或是看书,或是打盹儿,傍晚的时候静静地看着太阳一点点藏匿在地平线之下,对一个精灵来讲,时间实在算不上是奢侈品,他们大可以花费几百年的时间去享受属于自己的宁静,艾尔文又更长情一点,他这样度过了自己整个孩童时代,直到少年时日才终于接手了族里的一些事情,同旁人有了交流。

    看起来是个有些奇怪的精灵王子对吗?这么说倒也没错,最初的时候,大家都认为精灵族里有一位没什么威胁力的沉默的小王子,你可以从他格外精致而又与众不同的相貌一眼认出他,但也会觉得他不该这样到处跑来跑去。他像是一件易碎艺术品,人人都会生出几分疼爱来,不过艾尔文并非是个花瓶,世界上第一颗精灵树就是艾尔文孩童时期催化出来的,至于后来世世代代被精灵族守护的精灵树,也是他花了七十天完成了初代。北欧的冬天里迷失在森林深处的人偶尔会碰见睡着在树枝上的精灵王,他的四周飘散着细碎的光点,早在你看到他之前,他就会被踩雪声吵醒,轻轻地皱起眉头,却不愿醒来,等你走近看到他,他又会醒来好心的把迷路的人送回家再沉默地离开。大多数时候,人们只能看到被冰霜凝固的小叶片,便会知道他来过,不久后风雪就会停下,阳光又会重新出来。他体温很低又很怕冷的样子,被他接住的雪花不会融化,他轻柔的呼吸也不会有哈气,他站在雪地里,就像是坐在春日的精灵树上,睫毛上挂着毛茸茸的细雪,偶尔被轻轻的眨眼抖掉一些。

    艾尔文童年时期最喜欢的那颗精灵树在战争中被燃成灰烬,战争结束后,随着生活渐渐安稳,所有人都以为艾尔文会很快重新用魔力催化更茂盛的属于他自己的精灵树,艾尔文确实为精灵族创造了新的精灵树,但是不再属于他自己,年幼的小精灵不懂遮拦,问他为什么要分享精灵树,他少见的弯起嘴角,眼睛里有浅浅的笑意,但也有落寞从眼睛里跑出来。

    他轻轻地说:“我一直在等他…他真的太慢了。”。

 

    艾尔文第一次开创了以精灵树为中介,将自己的法力灌输在其中,再分流到世界各地来维系生命的动态平衡系统,也将“精灵王”从无穷无尽的生命中央剥离,他渐渐清闲起来,从人们的视野中离开,以至于人们甚至会怀疑精灵族是否还有精灵王存在。

对于精灵族而言,艾尔文确实“不见了”,他的原话是:“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办,除非我要回来,你们暂时还是不要找我的好。”

 

                                       ———来自一本名叫《斯诺王子》的人族热销书,作者不详(并非书店明买书籍,购买需要向店主询问。)

艾尔文和森尼亚、我用这个来督促自己写他俩的故事

关于我的老张,我有很多故事都可以讲。

来我家吧宝宝!!!!(暴风哭泣

鱼咸太郎:

苍风一目连!点赞+转发,苍风到你家!!祝欧

"大將軍一言九鼎,戰無不勝"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若我有天国的锦缎,以金银色的光线织就,蔚蓝的、灰蒙的、漆黑的锦缎,变换着黑夜、晨昏、与白昼。我将用这锦缎铺展在你的脚下。”

“可我除了梦一无所有……就把我的梦铺展在你的脚下。”

“轻一点,亨特。因为我的梦承托在你的脚下。”